西部陸海新通道位于中國西部地區腹地,北接絲綢之路經濟帶,南連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協同銜接長江經濟帶,在區域協調發展格局中具有重要戰略地位。 [1] 
中文名
西部陸海新通道 [2] 
外文名
New Western Land-sea Corridor
規劃文本
西部陸海新通道總體規劃

西部陸海新通道歷史沿革

編輯 播報
2017年8月,重慶、廣西、貴州、甘肅4省區市簽署“南向通道”(“陸海新通道”的前身)框架協議,建立聯席會議機制。如今,“陸海新通道”的合作范圍已擴展至重慶、廣西、貴州、甘肅、青海、新疆、云南、寧夏、陜西9個省區市。
2018年6月和8月,青海、新疆相繼加入合作共建“南向通道”工作機制;2018年11月,中新兩國正式簽署《關于中新(重慶)戰略性互聯互通示范項目“國際陸海貿易新通道”建設合作的諒解備忘錄》,將“南向通道”正式更名為“陸海新通道”。 [4] 
2019年1月7日,重慶、廣西、貴州、甘肅、青海、新疆、云南、寧夏8個西部省份在重慶簽署合作共建中新互聯互通項目國際陸海貿易新通道(簡稱“陸海新通道”)框架協議,將合作推進“陸海新通道”建設,助推中國加快形成“陸海內外聯動、東西雙向互濟”的對外開放格局。 [2] 
2019年5月16日,重慶、廣西、貴州、甘肅、青海、新疆、云南、寧夏、陜西9個西部省份在重慶簽署合作共建“陸海新通道”協議,標志著陜西省正式加入“陸海新通道”共建合作機制,“陸海新通道”合作范圍進一步擴大,將助推中國加快形成“陸海內外聯動、東西雙向互濟”的對外開放格局。 [4] 
2019年7月10日,重慶市政府與四川省政府簽署《關于合作共建中新(重慶)戰略性互聯互通示范項目“國際陸海貿易新通道”的框架協議》,自此,四川省加入陸海新通道“朋友圈”。 [5] 
2019年8月2日,國家發展改革委關于印發《西部陸海新通道總體規劃》的通知。 [6] 
2019年10月13日,重慶海關、南寧海關、貴陽海關、蘭州海關等15個直屬海關在重慶簽署《區域海關共同支持“西部陸海新通道”建設合作備忘錄》,將在提升通關便利化水平、促進沿線產業發展、完善監管模式等方面,支持西部陸海新通道建設。此次簽署合作備忘錄的15個直屬海關中,包括重慶海關、南寧海關、貴陽海關、蘭州海關、西寧海關、烏魯木齊海關、昆明海關、銀川海關、成都海關、呼和浩特海關、滿洲里海關、拉薩海關、西安海關13個西部直屬海關,以及湛江、???個沿海直屬海關。 [7] 
2020年8月12日,國家發展改革委印發《西部陸海新通道總體規劃》一年來,廣西積極謀劃,克服新冠肺炎疫情帶來的不利影響,助推廣西北部灣國際門戶港加快形成,通道產業集聚能力不斷加強,西部陸海新通道建設按下“快進鍵” [8]  。
2021年12月26日,從陸海新通道運營有限公司獲悉,該公司組織了老撾本地產的900余噸大米和木炭,共68個TEU的貨物,從老撾萬象南站發往中國重慶團結村站。這是陸海新通道開通中老跨境班列服務以來的首列萬象回程班列。 [11] 
2021年12月28日,一列滿載著2750噸玉米和瓷磚等貨物的集裝箱班列由廣西欽州港東站發出,標志著全年第6000列西部陸海新通道海鐵聯運班列圓滿發車。從2017年4月首次啟用至今,西部陸海新通道班列累計開行已突破14000列,覆蓋中國13省、46市、90站,較2020年增加38站。 [12] 
第6000列西部陸海新通道海鐵聯運班列 第6000列西部陸海新通道海鐵聯運班列
2022年3月,西部陸海新通道中越首趟國際跨境貨運班列開行。 [16] 
2022年4月8日上午10點,統一品牌、協同聯動的“四川西部陸海新通道班列”首次同時從成都(雙流)、自貢、廣元、遂寧多點齊發,鋁制品、農業設備、工業設備、化工品以及食品、生活用品等川貨分別在成都、川南、川北、川東匯聚集結,通過鐵海聯運到往廣西欽州、老撾萬象、泰國曼谷林查班、越南海防、印尼雅加達等地,助力四川加快形成“四向拓展、全域開放”立體全面開放新格局。 [17] 
2022年4月16日上午,西部陸海新通道廣西至河南海鐵聯運雙向對開班列分別在廣西欽州市和河南漯河市同步開行,滿載27個集裝箱泰國木薯淀粉的上行班列從欽州鐵路集裝箱中心站發車,漯河車站同步發出一列滿載25個集裝箱鋁輪轂等貨物的下行班列,預計4天后這兩批享受RCEP關稅優惠的貨物列車將分別抵達漯河和欽州,標志著西部陸海新通道運行范圍由西部地區首次拓展到中部省份。 [18] 
2022年5月,陸海新通道國際聯運班列(俄羅斯—重慶—廣西)首發班列從重慶江津小南埡鐵路物流中心緩緩駛出。 [23] 
2022年5月8日晚,國際鐵海聯運專列(湖南懷化一北部灣港一越南),從懷化西站鳴笛啟程,馳往廣西北部灣港,隨后通過海輪運往越南桂武港和海防港。 [24] 
2022年5月28日,西部陸海新通道(成都—巴西)海鐵聯運化肥班列于開行,首列滿載著50個集裝箱的化肥班列,從成都國際鐵路港發出,開往廣西欽州港,再乘海船抵達防城港,最后海運出口至巴西。 [25] 
2022年7月7日,一艘裝載4950TEU集裝箱船舶“新北京”輪順利靠泊廣西北部灣港欽州自動化集裝箱碼頭,標志著首條欽州至北美西集裝箱班輪直航航線正式開通。 [30] 
2022年7月20日,西部陸海新通道西線通路暢通工程——敘(永)畢(節)鐵路(川滇段)全線最高墩、最大跨馮家寨特大橋合龍。 [32] 
2022年8月28日,西部陸海新通道骨干工程平陸運河正式開工建設。這條位于廣西境內的運河連通西江干流與北部灣國際樞紐海港,建成后將在中國西南地區開辟一條由西江干流向南入海的江海聯運大通道。 [33] 
2022年8月29日,108個滿載越南海防的線槽、碳酸鈣和來自海南的聚酯切片、椰子汁等貨物的海鐵聯運集裝箱班列從欽州港站開出,駛向重慶團結村站。這是西部陸海新通道海鐵聯運班列第20000列。 [34]  9月3日,四川綿陽首趟西部陸海新通道東盟鐵海聯運班列發車。 [36] 
2022年10月13日,西部陸海新通道廣西普通國省干線公路服務能力提升工程開工儀式在南寧舉行。 [37] 
2022年10月15日,陸海新通道重慶無水港一期項目,共完成投資2.2億元,超額完成年度計劃2倍以上,總工程量已達85%,預計2022年底將建成完工。 [38] 
2022年10月21日,2022年西部陸海新通道開出第7000列海鐵聯運班列,提前71天完成了全年班列開行任務。 [39] 
2022年11月16日,西部陸海新通道中老鐵路 (達州—萬象) 國際貨運列車首發;11月17日,西部陸海新通道(酒泉—欽州港—鹿特丹)鐵海國際聯運班列首發。2022年以來,西部陸海新通道新開通線路已達78條,是去年全年的5倍多,創造了通道運營5年來的新高。 [40] 

西部陸海新通道涉及區域

編輯 播報
《西部陸海新通道總體規劃》從主通道、重要樞紐、核心覆蓋區、輻射延展帶4個維度,對西部陸海新通道建設進行了空間布局。 [3] 
——主通道。建設自重慶經貴陽、南寧至北部灣出??冢ū辈繛掣?、洋浦港),自重慶經懷化、柳州至北部灣出???,以及自成都經瀘州(宜賓)、百色至北部灣出??谌龡l通路,共同形成西部陸海新通道的主通道。
——重要樞紐。著力打造國際性綜合交通樞紐,充分發揮重慶位于“一帶一路”和長江經濟帶交匯點的區位優勢,建設通道物流和運營組織中心;發揮成都國家重要商貿物流中心作用,增強對通道發展的引領帶動作用。建設廣西北部灣國際門戶港,發揮海南洋浦的區域國際集裝箱樞紐港作用,提升通道出??诠δ?。
——核心覆蓋區。圍繞主通道完善西南地區綜合交通運輸網絡,密切貴陽、南寧、昆明、遵義、柳州等西南地區重要節點城市和物流樞紐與主通道的聯系,依托內陸開放型經濟試驗區、國家級新區、自由貿易試驗區和重要口岸等,創新通道運行組織模式,提高通道整體效率和效益,有力支撐西南地區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
——輻射延展帶。強化主通道與西北地區綜合運輸通道的銜接,聯通蘭州、西寧、烏魯木齊、西安、銀川等西北重要城市。結合西北地區稟賦和特點,充分發揮鐵路長距離運輸優勢,協調優化運輸組織,加強西部陸海新通道與絲綢之路經濟帶的銜接,提升通道對西北地區的輻射聯動作用,有力促進西部地區開發開放。同時,注重發揮西南地區傳統出??谡拷鄣淖饔?,加強通道與長江經濟帶的銜接。

西部陸海新通道建設成果

編輯 播報
截至2018年12月31日,“陸海新通道”的三種物流組織形式均已實現常態化運營,其中鐵海聯運班列共發運超過1000班,已從開行之初的每周一班發展到每天雙向對開,國際鐵路聯運(重慶—越南河內)班列共開行55班,重慶—東盟跨境公路班車共開行661班?!瓣懞P峦ǖ馈蹦康牡匾迅采w新加坡、日本、澳大利亞、德國等全球六大洲71個國家和地區的155個港口。 [9] 
截至2019年3月31日,“陸海新通道”國際鐵海聯運班列累計開行901班;國際鐵路聯運(重慶—越南河內)班列累計開行67班,重慶—東盟跨境公路班車累計開行846班,目的地已覆蓋新加坡、日本、澳大利亞、德國等全球六大洲71個國家和地區的166個港口。 [4] 
截至2019年9月底,西部陸海新通道鐵海聯運、跨境公路和跨境鐵路三種物流組織形式均已實現常態化運行,目的地已覆蓋新加坡、日本、澳大利亞、德國等全球90個國家和地區的190個港口。 [7] 
2019年10月,西部12省區市、海南省、廣東省湛江市在重慶共同簽署協議《合作共建西部陸海新通道框架協議》,至此,西部陸海新通道形成“13+1”省區市合作共建格局。3年來,在“13+1”新格局下,西部陸海新通道跑出“加速度”,服務的貨物品類多達640種,目的地已經覆蓋了新加坡、日本、澳大利亞、德國等全球107個國家和地區的300多個港口,成為了拉動西部地區經濟發展、暢通國內國際雙循環的強勁引擎。 [19] 
2021年上半年,西部陸海新通道班列共開行2705列、發送26.9萬標箱,同比分別增長112%、319%,凸顯出國內國際雙循環新發展格局,給中國經濟帶來的強勁發展動力。
2021年12月20日,一列運載著純堿、玻璃纖維紗等94標箱貨物的班列從重慶出發,前往廣西欽州港東站。這是陸海新通道重慶鐵海聯運班列2021年開行的第2001列,標志著該班列年開行量突破2000列,創下歷史新高。 [10] 
從2017年4月首次啟用至2021年12月底,西部陸海新通道班列累計開行已突破14000列,覆蓋中國13省、46市、90站,較2020年增加38站。與世界100多個國家和地區,300多個港口通航,港口樞紐輻射作用不斷增強。發運量超70萬標箱,開行量由第一年的178列,增長了近33倍,為近年中國增速最快的國際班列。 [13] 
2021年12月28日,2021年第6000列西部陸海新通道班列正式發車,圓滿完成年度開行任務。西部陸海新通道班列開行量由第一年的178列,到2021年6000列,增長了近33倍,累計開行14282列,累計發運量超70萬標箱,為近年中國增速最快的國際班列。 [14] 
2021年,西部陸海新通道海鐵聯運班列累計開行6117列,同比增長33%。北部灣港完成貨物吞吐量3.58億噸,同比增長21%;其中集裝箱吞吐量601萬標箱,同比增長19%。中越跨境班列(經憑祥鐵路口岸)共開行1904列,同比增長50.6% [15]  。
2022年4月25日,陸海新通道公海聯運班車(重慶—廣西)在陸海新通道內陸國際海運集裝箱運管中心順利首發,進一步完善了陸海新通道服務體系。 [20] 
2022年一季度,通道重大項目有力有序推進,通道物流規模實現穩步增長,廣西北部灣港集裝箱吞吐量、海鐵聯運班列目標如期完成。數據顯示,一季度廣西北部灣港完成貨物吞吐量8614.8萬噸,同比增長4.2%,完成集裝箱吞吐量140.6萬標箱,同比增長11.2%,完成一季度目標任務的100.4%;海鐵聯運班列累計開行1736列,同比增長31%,完成一季度目標任務的107.5%。 [21] 
2022年5月8日,一列裝載著616噸貨物的湖南懷化一北部灣港一越南海防港國際貨運專列,從鐵路懷化西站鳴笛啟程,馳向廣西北部灣港,隨后通過海輪運往越南桂武港和海防港。此趟班列是從懷化國際陸港發出的首趟鐵路箱下水專列。 [22] 
2022年6月11日,四川跨境公路班車東盟線路滿載筆記本電腦零部件從成都出發,經由廣西東興和憑祥口岸雙線出境,將于六天后抵達越南首都河內。 [26] 
2022年6月16日10時,西部陸海新通道國際聯運測試班列(重慶-西藏-南亞)從重慶團結村中心站緩緩駛出,這是西部陸海新通道首趟開往南亞國家的國際貨運班列,為重慶與南亞國家的貿易開辟了一條新通道。 [27] 
2022年6月21日,首趟“海防——西安——阿拉木圖”的國際貨運班列從中國鐵路西安局集團有限公司西安國際港站發車,一路向西開往哈薩克斯坦的阿拉木圖,這是陜西開行的首趟“西部陸海新通道+中歐班列”國際貨運班列,為加強國際貿易探索出的一種全新的運輸模式。 [28] 
2022年7月2日,陸海新通道跨境公路班車在重慶無水港首發,直達德國。 [29] 
2022年7月16日,作為西部陸海新通道重點推進項目,隆黃鐵路隆敘段擴能改造項目已全面鋪開。 [31] 
2022年8月31日,一列滿載越南線槽、碳酸鈣,以及海南聚酯切片、椰子汁等貨物的班列成功抵達重慶團結村站,這是西部陸海新通道鐵海聯運班列第2萬列。 [35] 

西部陸海新通道價值意義

編輯 播報
“陸海新通道”是中新(重慶)戰略性互聯互通示范項目的重要組成部分。該通道利用鐵路、公路、水運、航空等多種運輸方式,由重慶向南經貴州等省份,通過廣西北部灣等沿海沿邊口岸,通達新加坡及東盟主要物流節點,運行時間比經東部地區出海節約10天左右。
利用鐵路、公路、水運、航空等多種運輸方式,由重慶向南經貴州等地,通過廣西北部灣等沿海沿邊口岸,通達新加坡及東盟主要物流節點;向北與中歐班列連接,利用蘭渝鐵路及西北地區主要物流節點,通達中亞、南亞、歐洲等區域。 [2] 
“陸海新通道”已與中歐班列和長江黃金水道實現聯通,并已初步實現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有機銜接。 [9] 
參考資料
展開全部 收起